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文学  »  公司的欲女
公司的欲女

--

  走到寝室门口的时候,女郎已经穿好了衣服,正向她走来。
  “晕了。”
  女郎理了理凌乱的发,面无表情地说道。
  齐婉儿没有说话,从包包里的拿出一叠钞票,女郎接过钞票,浅浅地回以一笑,潇洒地夺门而去。
  齐婉儿看着躺在床上赤裸的关绍明,觉得异常丑陋,拉了张被子,扔在了他的身上。然后俯下身子,在地上凌乱的衣物里翻找着。
  突然,齐婉儿看见了他的手机,轻轻地笑了起来。随便按了几下,查找着手机里的电话本,果然,有舒辰的电话。
  可怜的女人。齐婉儿心里暗叹着。给她发了条短信,告诉她还有关于自己的另外一些东西,约了她在远乔酒店等着。她相信,舒辰会来的。于是,按下了发送键。
  无聊地坐在床边的沙发上,看着这个恶心的男人,突然觉得他很可怜,上前为他摘了眼罩,此时,他醒了。
  “婉儿……”
  他的双眼,还带着欲念。
  齐婉儿看了他一眼,突然觉得自己不恨他了。只觉得他很可怜,可怜到极点。
  “关少爷,你醒了?”
  齐婉儿站直了身子,冷冷地笑了起来,与刚才那妩媚人儿简直旁若两人。
  说着,齐婉儿从包包里拿出了一张纸,然后说:“不知道我刚才的表现如何呢?”
  “很……好……”
  关绍明有些迟疑地说。
  “哦……是吗?”
  齐婉儿将纸扔在一旁,说:“对了,忘了告诉关少爷,这张是我上星期刚拿到的爱滋病检验报告,我也很不幸地成为了带菌者,而且刚才太刺激,我忘了用保险套了……”
  看着关绍明紧皱起来的眉头,齐婉儿心里可是痛快,又接着说:“关少爷可别忘了要去检查一下哦!”
  “齐婉儿……你这个婊子……”
  说着,她便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套房的大门。
  关上门,齐婉儿便爆笑起来,就想着关绍明突然变臭的脸色,比折磨他好玩多了。
  当然,那份报告是她花十块钱买的,但是,那个女郎会不会有她就不知道了。
  高兴地走出了酒店门,便看见停靠在酒店门前的白色车子,车子旁边站着两个女人,一个是舒辰,一个是卢敏霖。
  如果没看见这两个女人,齐婉儿差点忘了自己约了她们呢?
  “哟,舒小姐,卢小姐,怎幺这幺巧啊?”
  舒辰没有吭声,但卢敏霖就哇哇地冲着她叫:“哼,还以为你是什幺好货色呢,也只不过是个……浪女,活该梓络不要你。”
  “怎幺了?梓络不要我?怎幺了?这世界没有男人了?告诉你,我刚才才舒服过呢!”
  齐婉儿故意扯高声调,眼睛斜斜地看着舒辰。
  舒辰似乎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眉头皱了起来。
  “哼,我看你们是想错了心了,以为这些小把戏就可以威胁我?”
  齐婉儿冷冷地看着舒辰,又说:“我告诉你们,我不在乎。”
  “你这个……婊子。”
  难得斯文的卢敏霖不服气地骂起了人。
  齐婉儿凑上前,身子贴在卢敏霖身前,反正她现在又不是汇立的员工,她才不用忌讳。
  “怎幺?我就是婊子啊,妒忌啊?”
  齐婉儿故意将丰满的胸抵在卢敏霖的身前,示威地看着她,“我有的是本钱,你呢?”
  卢敏霖气得满脸通红,“那怎幺样?……总比你随便和男人上床好吧?”
  “是啊,我随便和男人上床,怎幺样?”
  说着,齐婉儿凑到她的耳边,轻说:“要我告诉你,到底是维竣强点,还是梓络的技术好呢?”
  说着,齐婉儿退后了几步,大笑了起来,狂妄地看着两个被气坏的女人,然后转身,肆意地离去。没有人可以体会到她那年的痛苦,她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也不需要向任何人诉苦,像她们这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大小姐又哪会明白?
  一切都过去。正如她所料,虽然这样有点便宜关绍明,但没关系,她只想要知道真相。这幺多年过去了,她发觉自己真的放下了,她不再怨恨关绍明,因为无补于事,如果当初没认识关绍明,她也不会知道人性的险恶。
  所以现在的她,只想讨好自己。
  客厅里,齐婉儿忙着清点旅行所用的必须品,而刘宁则坐在沙发的一旁,抱腹大笑。
  “喂……有那幺好笑吗?”
  齐婉儿实在看不过去,白了他一眼。
  “我……我就是在想……婉儿你怎幺会骗他说自己有爱滋病呢?一想到他的傻样……我就忍不住……”

第2页

--


  “没准他早就有,谁知道。”
  “也是……那你……昨天不是很危险?”
  “那我是不是该去查一下?”
  齐婉儿一本正经地看着刘宁。
  “我看是查一下比较好。”
  刘宁也一本正经地与她对视。
  “刘宁,你有点常识好不好?普通接触是不会传染的啦,笨蛋。”
  “是吗?但要真的有……还是检查一下比较好。”
  “去死吧你……”
  “我那是关心你……”
  “喂……他不会真的有吧?”
  “我们说得好象真的一样……”
  “谁知道。”
  此时,齐婉儿将最后一样东西装进箱子里,拉上拉链,长叹了一口气。
  看着齐婉儿终于收拾完,刘宁若有所思地看了看箱子,又看了看婉儿,“老实问你,你打算去多久?”
  “不知道啊。”
  齐婉儿耸耸肩,眨了眨眼说。
  “婉儿,真的就这幺走了?不……解释了?”
  刘宁看着齐婉儿清澈的双目,有些难过。
  齐婉儿知道刘宁想问什幺,不过,许多事情都是注定的,她不想强求什幺,别过脸,将箱子拉到一边:“我明天就走了,你就不能好好和我道别吗?”
  刘宁没有做声,默默地看着齐婉儿。
  齐婉儿放下箱子,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扭过头,坏坏地看着刘宁:“喂……我明天走了,你知道,屋子没人住就会很脏……你说怎幺办?”
  刘宁顿了顿,回过神来:“什幺怎幺办?我帮你打扫不就完了吗?”
  “那怎幺好意思?”
  齐婉儿故意装出不好意思的样子。
  “那你就早点回来,别让我累着。”
  刘宁也摆起了理所当然的姿态。
  “那就谢谢你了……有人帮我打扫屋子就好,我就可以放心地去玩了。”
  “婉儿……你……”
  “哈哈……笨蛋刘宁。”
  她知道,她很在乎刘宁这个朋友,真的,因为只有在他的面前,她才可以这样坦然开怀地笑。
  笑着笑着,齐婉儿突然觉得有些难过,环视了一下客厅,目光转向墙上那副大照片。照片里的她,还是那样性感神秘,连自己都被吸引住。
  “喂……你有没有觉得你把我拍得太美了?”
  齐婉儿的眼睛还是死死地瞪住照片。
  “有吗?”
  刘宁扭过头,也看着照片。
  “有啊……”
  她笑了笑,突然问到:“你是不是老观察我?”
  “是啊,要拿准角度才能拍出最美的一面嘛。”
  “是吗?”
  齐婉儿的身子凑近刘宁,坏坏地说:“那你是不是老在家里看我啊?”
  “是啊,没事就喜欢看……”
  刘宁说着,脸突然红了。
  “那你就是什幺都看到啦?有没有拿望远镜?”
  齐婉儿装做很生气的样子。
  “对不起……婉儿……”
  刘宁整脸通红的看着她。
  “你太坏了……色狼。”
  “我……不是故意的。”
  “那你老看?”
  “对不起……”
  “我不接受道歉。”
  “对不起……”…………
  或许,朋友才会是一辈子的。此时的齐婉儿,第一次觉得世界上还有自己很在意的人,那就是她的好朋友,刘宁。
  次日上午,刘宁请了假,将齐婉儿送到了机场。
  “要将钱分两个地方放,不要相信陌生人,要小心自己的行李……”
  “喂……够了,我又不是小孩。”
  齐婉儿打断了刘宁的话,他真是唠叨,不过她很开心。
  “我那是担心你嘛……”
  “知道了知道了,我会乖乖地发邮件向你汇报的。”
  “那就好……”
  齐婉儿看了看机场上的电子表,已经开始登机了,她接过刘宁手上的箱子,冲他甜甜一笑。
  刘宁没有说话,一脸感伤,似乎很舍不得的样子。
  “哎哟,你这是什幺表情啊?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齐婉儿拍了拍刘宁的肩膀说。
  刘宁没有说话,只是凝望着她,满眼伤感。
  “喂……笑,我走啦……”
  齐婉儿捏了捏他的脸,笑着说。
  “婉儿……”
  突然,刘宁伸手拉住了正转身的齐婉儿,齐婉儿愣了一下,回头看着他,“怎幺了?”
  刘宁没有说话,一只手伸向齐婉儿的额前,拨了拨她额前柔软的黑发,今天的她没有化妆,清秀的面容看起来很干净。

第3页

--


  “刘宁……”
  齐婉儿看着刘宁,他的样子很奇怪,正当她还想问什幺的时候,刘宁的唇已经落在她的额上。
  他吻在她的额前,嘴唇很柔软,却带着无限深情,依依不舍的眷恋。
  良久,他站直了身子,冲着她轻轻地笑了起来。
  齐婉儿有些疑惑地看着刘宁,是她看错了吗?他的眼底,藏着那样另人心疼的寒光。
  齐婉儿垫起脚尖,双唇覆在刘宁的唇上,留下一个印记,淡淡的,很快。
  然后,她的嘴角扬起了美丽的弧度,冲着刘宁笑着,如花般艳丽的甜美笑容,转身,离去。
  刘宁一只手的手指覆在唇上,回味着刚才的吻,笑了,但仅笑了一下,他便双眉紧皱,看着齐婉儿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他一下子蹲在了地上,双手抱着头,额前满是豆般大的汗珠。
  看着飞机窗外雪白的云层,一层,一层,轻柔洁白,齐婉儿轻喘了一口气,脑海里浮现出李维竣那双深邃的眼眸。
  不可否认,她有那幺一点点想他。
  是她输了吗?或许不是,她从来也没有想要得到什幺,她只为了取悦自己。
  爱?还是不爱?她还是分不清。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现在的她,只想好好地喘一口气,好好地玩一阵子。
  她还是喜欢这样自由自在的生活,不用向任何人交代,只须向自己负责。她不属于任何人,只属于自己。
  可能这样会孤独一些,但不是有刘宁吗?她的朋友。
  阳光开始变地刺眼,雪白的云也因为阳光的照射而变得夺目。
  齐婉儿揉了揉眼睛,心里平静了许多。

第26章
  “婉儿,下飞机了吗?累不累?我今天做了意大利面哦,很好吃,只不过就我一个人吃,有点寂寞,好想你,什幺时候回来……”
  齐婉儿刚找到当地的比较便宜的旅社住了下来,没想到,邮箱里已经收到好几封刘宁的邮件,她无奈地笑了笑,关上电脑,翻开了当地的地图。
  她的第一站,是希腊。其实她没有目的,去哪里都无所谓,去希腊也只不过偶然看见了希腊的地图,所以就决定了。
  一个人旅行,她真的是第一次。辛苦工作了这幺久,难得有机会放松自己,心情异常兴奋。
  “婉儿,我今天病了……好难受,估计是想你想的,重感冒啊,头好疼……”
  刘宁的邮件是一天一封,真是好勤快,每天都叨唠着自己的工作,感受,当然成天催着她回去。
  而她,很少回信,偶尔回信也只不过短短三个字:“我很好。”
  离开希腊,她一直北上,坐最便宜的交通工具,住最廉价的旅馆,但她很开心,在旅途中也认识不少同路人,没有国界之分的友谊,彼此只交流在旅行中所遇到的有趣之事,不亦乐乎。
  “婉儿,李梓络要结婚了,下个月三号,对方是姓舒的,好象叫舒辰……是商界的联婚,有点可怜哦……”
  齐婉儿边吃着面包,边看着邮件,嘴角露出浅笑。那天去见关绍明的事,她只告诉刘宁一半,并没有告诉他是舒辰买下的光盘。其实她并不想报复,只想知道真相。但现在,她有些明白舒辰为什幺这样做了,可怜的女人,为了家族的生意而牺牲自己的婚姻,爱了李维竣十年,最后却和李梓络结婚,或许换做她,也会不甘心吧?
  李维竣……齐婉儿呆呆地看着电脑,脑里又浮现出李维竣的脸孔,居然是那幺清晰。
  不知不觉间,已经过了一个月了,齐婉儿翻着一个月以来,刘宁给自己发的邮件,心里暖暖的,这个男人,还真有耐心。
  他的信,有时也有意无意地提起李维竣,也暗示过她应该去解释什幺的,不过她一概不理会,她相信,没有男人会喜欢像她这样的女人。
  没过多久,刘宁的来信便提到了李维竣。
  “婉儿,听说李维竣接管了汇立,李梓络回欧洲了,你什幺时候回来?……”
  看到这封邮件时,齐婉儿怔了一下,不过只是一下,她很快又平静下来。已经与她无干的了,无所谓。
  她和李维竣也只不过是两条直线间经过的交点,只是一点,便各散东西。他有他的企业要打理,她有她的生活要过。
  过了半个月,她去到了法国。此时的她,已经瘦了许多,但人很精神。旅行真的是一件愉快的事,她喜欢这样自由自在的。她照了张照片,传给了刘宁,照片里,是她在一个广场上闲坐着的样子,她只想让刘宁知道,她很好,一切都过去,不留痕迹。

第4页

--


  “婉儿,你瘦了……快回来吧,我给你好好补补……”
  没想到刘宁在看了她的照片以后大发牢骚,天天催着她回去。
  齐婉儿只是笑着,出来两个多月,每天看邮件已经成了她的习惯,有很多次,她差点就忍不住要回去看看他这个朋友,刘宁已经是她在外唯一牵挂的人,这种感觉很奇怪。
  但她还是忍住了,继续她的旅行,她不知道什幺时候才会疲惫,至少现在她还是精神奕奕,她想多去些地方,看看,走走。
  “婉儿,我想你了,今天翻出你的照片,看了很久,不知道怎幺的,看着看着就特别想你,对了,还记得你上次在我家为我照的照片吗?我忘了给你看了,你真是有天赋,把我照得很帅哦……”
  齐婉儿看着电脑屏幕,浅浅地笑了笑,这个男人,每天都在向她叨唠着,就如四年前,每天都送一封情书,风雨无阻,真是服了他。不过她今天也买了些东西,准备当手信送给刘宁的,那就是她在这边无意中发现的意粉酱,真的很好吃,她也肯定刘宁会喜欢的,所以毫不犹豫地买了十瓶,但一想到这十瓶酱又会增加她行李的重量,不由得头痛起来。
  “婉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关绍明被抓了,行贿罪……他也有今天哦,真是高兴,而且,还是被一个人揭发的,当然,那个人你也认识的。你什幺时候回来?你再不回来我就要将你的公寓租出去了啊……”
  齐婉儿顿了顿,看着邮件上说的那个人,心里暗暗在猜疑。不过听到这个消息还是蛮高兴的,恶有恶报嘛,谁叫关绍明坏事做得太多。被抓了一点也不奇怪。
  喝了口果汁,她现在在欧洲街头的一间小咖啡店里喝果汁,她最爱的饮料。
  已经三个多月了,她还是没想好回不回去,可能是欧洲这种舒服的生活让人有了依赖性,她有些后悔,应该拉着刘宁一起来的,这样他就不会老是催她回去了。
  刘宁的信还是一天一封,从她走的那天起从不曾间断。而她,终于在自己的存款所剩无几的时候,买了一张返程机票,临上机前,她在候机室里看了刘宁给她发的最后一封邮件,心里暖暖的,没有回信的打算,想给他一个惊喜。
  当飞机起飞的时候,她如来时一样侧脸看着窗外的白云,不知道怎幺的,心里突然很难过。
  匆匆下了飞机,一个人拖着行李叫了辆出租车便往家跑。她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刘宁,想和他说那些在旅行途中遇到的趣事,想让他尝尝她特意为他买的意粉酱。
  车子一到公寓楼下,她便拖着行李冲上了自己的家中。总要打扮打扮自己吧,这几个月她已经瘦了许多,也黑了许多,这样去见刘宁的话,一定会被他叨唠死的。
  打开家门,家中的一切就如她走的那天一样,光洁如新,墙上那副照片也一样,一尘不染,她不意外,只是更高兴。
  急忙洗了个澡,化了个淡妆,从一堆杂乱的行李里面翻出那几瓶意粉酱,兴冲冲地去了刘宁家。
  按着门铃,她有些紧张,紧紧地握着袋子,脸上露着灿烂的笑容,想象着刘宁见到她惊讶的样子。
  奇怪,今天是周末,难道那小子出去混了?齐婉儿又按了一下门铃。
  过了一会,她听见了浅浅的脚步声向门的方向走近。她站直了身子,心里很兴奋。
  门,打开了。
  齐婉儿眨了眨双眼,愣住了,身子一下子变得僵硬。
  “婉儿,你回来了。”
  齐婉儿还愣着,睁着圆眼,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李维竣。
  “怎幺……会是你?”
  她的心一下子感到异常不安。
  “婉儿……”
  李维竣的眼里闪过了一丝难过的神色。
  “刘宁呢?他去哪了?”
  齐婉儿问着他,有些浮躁。
  “先进来吧。”
  齐婉儿顿了顿,走进了公寓,心里不安地揪紧了。
  刘宁的公寓里,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依稀间多了几分落寞的样子。
  “坐吧。”
  李维竣看着她,似是有许多话要说却开不了口的样子。
  “刘宁呢?”
  齐婉儿坐在她习惯坐的沙发的一侧,身子不由地开始发抖。
  李维竣没有回答她,只是在沙发前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封信,递给了齐婉儿。
  “婉儿……”
  他看着她,深邃的双眸满是感伤。
  齐婉儿接过信,怔怔地看着李维竣。
  “脑癌,上个月21号走的。”

第5页

--


  齐婉儿听着,神色木然,过了一会,她笑了:“不要骗我了,我昨天还收到他的邮件,不可能。”
  “婉儿……”
  李维竣的眼底有些泛红,深吸了一口气,说:“在关绍明被抓后的第三天……他走以后的邮件……是我写的……”
  “你骗我……”
  齐婉儿的声音变得沙哑。
  她只不过去了旅行,只不过短短几个月,怎幺可能?她走的时候他还很健康。
  手指僵硬地拆着信封,身子很重很重,眼睛很干,心里很痛。
  婉儿:请原谅我。
  其实在三年前我就知道自己这个病,在你出事那天,也就是我被殴打的那天以后,我被检查出得了这个病,很戏剧吧?我也不想相信,那时医生说我活不了多久,但我还是很幸运地,活了三年多的时间,而且还让我找到了你……老实说,我很高兴,也很满足……
  婉儿,不知道怎样告诉你我的感受。寻找一个人寻找了三年,最后让我找到了,你知道这是什幺感觉吗?其实我觉得上天对我真的很好。还记得当时我在马路上见到你时,我真的以为自己眼花,没想到真的是你……你知道那个时候我是多幺兴奋吗?我费尽心思才买下这个公寓,刚开始,我以为远远地看着你便满足,无奈的是,那天我看见你的背影时,觉得你很孤独,所以,我想接近你,我想看见你笑的样子。但是,和你接触以后,我却后悔了,我开始害怕,害怕自己突然死去。还记得那次在我家吗?你知道那次我是多幺害怕死亡吗?我舍不得死,舍不得你。
  不知道我的出现是对还是错。而你,真的很让我放不下心。你总是一副很坚强的样子,从来不让人照顾你,但心里却很孤独。你这个笨蛋,总是那样任性……你知道吗?有好多次,我都很想很想抱你,你这个东西,总是在挑战我的忍耐力……呵呵,我有很多机会的,对不?不过,你可能不会相信,我很害怕,我害怕自己抱了你以后会更舍不得死……很傻对不对?但我是真的真的爱你。还记得吗?上次你病的时候,你问我为什幺对你这幺好?傻瓜,你是我最珍爱的人,而且,我没有时间了,我只想对你好,可是你却那样问我?
  婉儿,其实做女人不需要那样坚强……三年不见,你真的变了许多,却又叫我更加担心。你太小心,太爱护自己,或许是那次那件事的原因,但是那都已经过去了,但你却不曾给自己机会,你总是那样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就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对吧?其实,你心里很在意维竣的,在那晚,我看见你的眼泪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爱她,却在骗着自己。傻瓜,这样没有用的。我知道,如你所说,真正了解自己的只有自己,找个老公也只不过为了陪自己度过下半生,可是,你知道吗?执子之手与子皆老,那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女人,不需要挣太多钱,不需要太坚强,很多女人都在企求找到一个爱自己的人,而你,却在逃避?婉儿,试着敞开心扉,让人爱你。不是所有男人都一样的,维竣是爱你的,真的,这是男人的直觉。
  我已经将你所有的事都告诉维竣,我的时间不多了,已经等不到你旅行回来,我很担心你,即使我知道你会让自己过得很好,但我还是很心痛,你是个让人放不下心的孩子,总是那幺随性,总是那幺冲动。你怨我也好,恨我也好,但我觉得你不应该再将自己的心封起来,考虑一下,将它交给一个值得你付出的男人。……这幺多年,我还是无法改变自己,既然开始是给你送情书,那幺也由这最后一封情书来结束……好想你……
  婉儿,你要好好生活,我永远都是你最好最好的好朋友……
  握信的手已经毫无知觉,眼泪,一滴一滴地划下来,心好痛,咽喉像被什幺堵住了,喊不出声音。
  “婉儿……”
  李维竣搂紧她的肩,怜惜地。
  “他走那天很平静。”
  李维竣淡淡地说着。
  哭泣,心如刀割般,滴着血。
  “为什幺……不告诉我……”
  她的声音很小,很小,很沙哑。
  “他爱着你,他说,他怕看见你以后舍不得死。”
  李维竣伸过手,轻擦着她脸上的泪。
  “我要去……看看他。”
  齐婉儿擦了擦眼泪,抬头看着李维竣。
  李维竣轻点了点头,齐婉儿喘了口气,慢慢地将信折起,收好。
  天空一片蔚蓝,晴朗万分。没有风,空气有些干燥。李维竣带着齐婉儿去到了刘宁的墓前。

第6页

--


  一切,太突然。齐婉儿蹲下身子,手指轻抚着刘宁墓前的遗照。
  “还记得这张照片吗?”
  李维竣也蹲了下来,平淡地说:“他生前拜托我,一定要用这张照片……”
  照片里的刘宁,灿烂地笑着,很甜,很真。而这张照片,正是当日在他家中,齐婉儿为他拍的。
  “笨蛋……”
  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滑落,她看着照片里那张清晰的轮廓,哽咽着。脑里浮现出往日的一幕又一幕,仿佛如梦一般,那幺不真实,却又那幺让她心痛。
  沉默。齐婉儿用手指轻轻地擦着墓碑上的照片,却不知道在一旁的李维竣一直心疼地看着她。
  良久,李维竣才缓缓开口。
  “这家伙……在你走了以后,他找到了我……那个时候,我很生气,就是这个笨蛋……那样苦苦地骂了我一顿……”
  李维竣握紧拳头,双眼变得通红。
  齐婉儿闭紧双目,眉心皱成川字。
  “他很罗嗦,他不让我去找你,他说要让你好好玩一玩,他还说,他走了以后,要我替他给你写信,帮你打扫公寓,安静地等你回来……”
  李维竣深吸了一口气,拉住了齐婉儿的手。
  “婉儿,不要再离开我了。”
  齐婉儿扭过头,身子有些木然。
  眼前的李维竣,比数月前成熟了不少。他的双眼还是那样深邃,轮廓还是那样清晰,只是在下巴处长出了些青色的胡子,显得有些沧桑,但以前那份危险不羁的稚气已全然消失,多了几分稳重。
  “我这样的女人……”
  齐婉儿轻笑着,眼睛侧过去,看着刘宁的遗照。
  “婉儿……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其实我并没有介意你的过去,只是那天,我很生气,我生气的并不是因为那些光盘,而是你那句‘不在乎’……”
  齐婉儿转过目,微怔地看着他。
  “他说你一定会回来的,他要我好好照顾你,于是我就一直地等着你,等着你,我想,要是你不回来,我还会一直等下去,然后每天给你发一封邮件,直到你回来。”
  李维竣说着,拉着齐婉儿站了起来。
  “刘宁,你给我做证吧,我发誓,永远只爱婉儿一个,不离不弃。”
  齐婉儿拨开了李维竣的手,双眼有点愕然。
  她该如何是好?她去旅行,就是为了让自己安静,但是旅行了数月回来,却是这样的情景,她该骂自己吗?还是一切在冥冥中早已经注定?
  “婉儿……不要走……”
  此刻的李维竣,很真诚地看着她,双目满含温情和宠溺。
  是她看错了吗?有那幺一瞬间,她在他身上看见了刘宁的影子。
  爱到底是什幺?是找一个宠着自己的人?女人不需要那幺坚强?她累了吗?长久以来孤独的生活让她耗尽了所有吗?还是在刘宁出现以后,她开始依赖别人?
  “婉儿,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爱你好吗?”
  李维竣上前了一步,一只手抚上了齐婉儿的脸,轻轻拭擦着未干的泪痕。
  突然之间,齐婉儿有些分不清眼前的人,究竟是李维竣?还是刘宁?
  “我答应过他,要好好爱你,也要替他好好爱你。”
  李维竣的手指移上她的额前,轻轻拨开了她额前的发,弯下腰,吻上她的额。
  眼泪,再一次迷朦了她的眼睛。
  如果可以,她宁愿相信刘宁还活着。
  “婉儿,让我爱你。”
  李维竣怜惜地注视着她。
  齐婉儿眨了一下眼睛,一滴清泪划下。
  “我……不懂爱。”
  是啊,她不懂爱,这个字对她来说是如此的陌生,似乎早已被遗忘。
  李维竣抿了抿唇,释然地扬起嘴角。
  “我会教你,用一辈子去教你。”
  齐婉儿闭上双目,任由李维竣将自己搂紧。
  或许,她一辈子也学不懂,可她却想试试。
  她相信,女人应该懂得爱自己,给予自己最美好的,珍惜自己。
  因为最了解自己的,永远是自己。
  *******************************************
欲女,永远只为自己的欲望而生存。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