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老师小说  »  【错变人生】(04)【作者:筱珺】
【错变人生】(04)【作者:筱珺】
字数:543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我的两条腿直直的架在元嘉的肩上,整个人弯曲着陷在沙发里,菊穴传来阵阵剧痛,还是他的肉棒太大了,为了能把整根肉棒插入我的肛门,元嘉把身体压在我的身上,下身不停的用力耸动着。我拼命的推着,可力量差距太大,加上下身不断的刺激,我终于放弃,只能感到菊穴一点点的被巨大的肉棒慢慢深入,慢慢扩张。

  「好紧啊」「喔」元嘉长舒了一口气,被完成C 字模样的我只看到肉棒的根部,天呐,那么长就这么全部塞进去了。似乎为了插的更舒服,元嘉抓住我的腰,往下一拖,再度压了上来,我的整个人几乎被对折,两只脚丫架在他的肩上高高翘起,菊穴完全向上,这样的姿势让我可以明显看到小腹的凸起,淫穴的肿胀感愈发强烈。

  「不行,我受不了了,太胀了」我几乎是在哀求他。

  「呜呜呜」「噢」「轻一点」元嘉此时已经在欲望的刺激下红了眼,完全不在乎我的哭求,开始抽动他的大肉棒。虽然有残存的精液,但此时也已经干涸,没有足够的润滑,每一次的抽插都让我感到剧痛,硕大的龟头带着肉棒每次都重重的插进菊穴,然后又快速抽出,不断牵扯着我的肛门内壁往外拽。好似打桩机一般的动作像狂风暴雨一样不断袭击,我不自觉的绷紧了肌肉,咬紧银牙,忍耐着反复捶打的剧痛,渐渐的意
识开始模糊。

  我没有注意的是,菊穴在肉棒的疯狂攻击下,已不似开始那般干涩,竟然开始分泌了一丝丝的液体。

  「咦」一直保持的抽擦的元嘉竟然觉察出了异样,突然停了下来,拔出肉棒。
  「这……也能分泌爱液?」他带着一丝邪笑说道「哈哈」「啊」根本没给我搭腔的机会,无休止的撞击又来了。

  「做我女朋友吧,瑶瑶同学,你是个天生的婊子」「我不是,我是男生」「男生?肛门还会分泌爱液的男生吗?喜欢被男人操的男生吗?」我完全没法回话,即是因为被他持续不断的操弄干的失去了言语的力气,也是因为,我真的没法回答。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10分钟,也许半小时,我娇小的身体一直被元嘉随意摆弄,如同玩具一般,被压在沙发上,被当作母狗一般从背后奸淫,完全陷入了混乱。

  「我要射了,瑶瑶小婊子,我要射了」「不要不要,别射进来」突然醒悟过来的我大声抗拒着。

  抗议是无效的,元嘉紧紧的抱着我,用力的把下身顶进我的菊穴,不再抽出,随着他一声声低沉的吼声,我只感觉到肛门里一阵阵的热流不断击打着肠壁。蹂躏了我许久的大肉棒此刻一抖抖的不断抽搐,把精液全数灌进了来。我紧紧的闭着眼睛,默默的接受着精液的灌溉,没有再动弹。长长的假发遮住了脸颊,四肢无力的瘫在一边,任由元嘉拔出肉棒后,精液从菊穴倒流而出,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我以为就这么结束了,可是,当我睁开眼,发现元嘉正凑在我的脸旁,直勾勾的看着我,轻轻的吻了过来。

  「唔唔」我惊慌失措的开始挣扎,双脚却为了保持平衡不自觉的盘着他的腰部。

  「小婊子,你也又想要了吧」「不是的……唔唔」我努力的想要解释,可是没机会了。

  ……

  窗外一片阳光灿烂,上午的阳光让人舒服的直想回家再睡个回笼觉。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或匆匆而行赶去上班,或悠然自得的闲逛。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一抹春色,让人遐想不已。

  一个纤细的身影,只身着白色的内衣,一头长发散落在肩,地上还凌乱的散落着破碎的T 恤碎片。此时的我,双膝跪地,双手捧着一根粗大的阴茎,用柔软白嫩的香舌忘情的舔舐着硕大的龟头,时而张大檀口,把整个龟头含入口中,双腮含紧,用力吸嗦阴茎,因为阴茎粗大,不时的咳嗽微呕,略微缓过神来,便前后摆动起头部,小嘴缺从未松开。面前的男人端坐在沙发上,挺直了身体,双眼充血的低头看着我,偶尔发出沉闷的呻吟声。

  「你真会舔,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学来的,再弄下去我要射了。」我低头不语,仍是认真的吸吮着手中的肉棒,一次又一次努力的把肉棒含的越来越深。终于,元嘉忍不住了,站起身来,双手抓住我的头部,直接开始用力的前后挺动,突如其来的攻击让我几乎无法呼吸,眼泪直流,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迫不得已只能伸出双手抱住元嘉的屁股,嘴巴紧紧的吸住大龟头,希望他能尽快发泄出来,好似想停止这场折磨。

  我隐隐感觉到元嘉的肉棒正在微微颤抖,知道他即将发射,正当我想推开他时,元嘉先我一步,跨到我的身后,把我向前用力一推。仔细看去,在我下身雪白的大腿内侧和粉红的肛门周围满是已然干涸的白色痕迹,因为长时间的抽插,而微微张开无法闭拢的后穴中隐隐流出清亮的液体,不时还有乳白色的稠液滴下,看起来淫靡不已。元嘉双手抄起我的大腿,然我的圆臀翘起,挺起肉棒,直直的插入肛门,龟头进入的时候发出「啵叽」,径直刺入湿润的后穴深处直至全根没入,我条件反射的双腿绷紧,白皙的臀部也紧跟着用力一夹。这一次,元嘉似乎想把全部力气用尽,一直高速的拔出、插入,我浑身不禁娇躯乱颤,双手紧紧的抓着沙发,把脸深埋,终于忍耐不住,叫出声来。

     「啊——轻一点——我要死了——求你了——放过我吧」

  「我干死你,骚货,你喜欢被干是吗,叫我老公,不然我干死你」

    「啊——老公——求你了——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行了」

  「说,以后只准给我一个人操,听到没有」「好好,以后只给老公一个人操」突然,元嘉身子一抖,大吼一声。

  「好好,我好好满足你,我现在就把你灌满」只见他整个身体压在我身上,肉棒紧紧的贴着我的圆臀,深深的插入,卵蛋一阵阵有力的收缩,大量的精液猛地灌入我的肝门,不断的有白浊的精液倒流而出。而现在我们两个人完全没有力气,整个瘫软在沙发上,呼呼喘气。

  这是第几次了?我心里想着,第四还是第五次了。「滴嘟,滴嘟」,是家里的时钟,12点整了,3 个小时,整整3 个小时,元嘉把我当作性奴一般翻来覆去
的操弄,因为秘密被发现而大脑短路的我完全没有抵抗能力,只得任他施暴。结果就是,我现在成了一滩软泥,没有一丝力气,粉嫩的肛门后穴已经无法闭合,滴滴答答的不断有精液流出。而始作俑者,趴在我的身上,嘴角漏出一丝浅浅的邪笑。

  强奸事件的最终结局是我被迫签订不平等条约,条约如下:1.苏君遥(苏君瑶)正式成为蓝元嘉的「女朋友。

  2.在两人单独见面的时候,苏君瑶必须穿着女装。

  3.苏君瑶必须满足元嘉的一切需求。

  4.蓝元嘉必须和容慧分手。

  最后一条居然是我莫名其妙的突然提出加上去的,元嘉似乎也认为是理所应当。以上,我就正式成为了元嘉的女友,以及,性奴,尽管他不承认,我内心却是这么给下的定义。而他也坦诚,很早就发现我不对劲,在电影院就真的撞破了我的秘密,而他,一直就对伪娘,CD有着异乎寻常的兴趣。

  时间很快就到6 月,自从那天之后,元嘉却从未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我知道,他是希望我能安心考试。

  6 月10日,我呆坐在家里,看着面前一大堆的裙子、鞋子、袜子发呆。
  「这是什么?」我指着这些东西。

  「送你的,你那些衣服,可以丢了」元嘉淡定的指着衣柜里的男装。「嘿嘿,挑几件换上试试,我等好久了呢」开什么玩笑,真不知道他哪里买的这些。据理力争下,男装暂时被封存,暑假我必须以女生的装扮生活。

  「试试这套吧,还有这个丝袜,记住了,以后都要穿丝袜哟」某人一脸口水。
  我内心似乎也抱着某种期待的换上了一套水绿色的蕾丝边文胸,紧紧包裹着臀部的水绿色透明内裤,身上是一件浅蓝色的真丝连衣裙,裙摆将将遮住屁股,双腿穿着一双闪闪透亮的透明丝袜,脚上是8 公分高的细跟鱼嘴凉鞋,垂到腰际的假发上系着蓝白相间的缎带,看过去清新可人。我略带羞涩的看着镜中的自己,突然被一双手遮住了眼睛,男人的呼吸就在耳边。

  「瑶瑶,我忍不住了」他从身后抓着我的手,引导着我感受着巨大的膨胀。
  「不要,别这样」「小骚货,你不记得那天了吗」「唔…」我为不可查的叮咛了一声。

  他拉起我的裙子,双手抚摸着我的小肉棒,很快,镜中的少女下身不合事宜的凸起。我下意识的屈起双腿,夹紧。

  「啊」元嘉把我从身后抱起,压倒在房间的书桌上。一只手不断的抚摸着我穿着丝袜的双腿,一只手从领口伸入,轻轻捏弄着我的乳头。撕拉一声,刚刚穿好的丝袜被大手撕破,我不由的翘起屁股,恰好方便了男人拉下内裤。不该出现在男人身上的桃形蜜臀圆润挺翘,双腿分开,内裤被卸到大腿,裸露的菊穴随着我紧绷的身体微微颤抖。悄然间,一股火热的气息凑近,粗大的肉棒在我柔嫩的沟缝来回磨蹭,突然又停下,离开,再次凑近时缺感到一丝凉意。

  「我特意买了润滑液来,两大瓶喔」元嘉献宝一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感觉到足够润滑了,粗大的肉棒慢慢探入肛门,来回试探了几次之后开始尝试整根插入,拔出来,再次插入。我的身体开始随着男人的抽动前后摇摆,一头长发垂在后背和两侧,双手趴伏在书桌上。

  「嗯……嗯……唔……」呻吟声开始逐渐变大,元嘉抓着我的腰部,抽插的动作慢慢加快。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白嫩的屁股上顿时出现一个红色的掌印。

  「小婊子,你的屁股长的比女生还棒呢」元嘉一边调侃一边用手揉捏着我的臀瓣。不时的拍打一下,还会出现阵阵的臀浪。似乎不满足于这个姿势,他弯腰把我的内裤撤掉,把右腿抬上书桌,搁在桌沿,唯一支撑的左腿仅仅依靠8 公分高跟的细细的鞋跟站立着,在肉棒的冲击下已然无法保持平衡,两只雪白的长腿上还残留着破碎的丝袜。元嘉用力把我的腰部压在桌上,一只手压着我右脚大腿,全身发动似的开始抽插起来。巨大的刺激之下,我只能竭力站直,可也被操弄的全身直颤,独立的左腿秫秫发抖,双眼渐渐迷离,轻咬红唇,脸颊直晕红到了耳侧。健壮高大的肉体和娇小柔媚的肉体似乎揉在了一起。

  「瑶瑶骚货,老公来操你了,快叫老公」「唔……老公……老公」我似乎已经不抗拒这种称呼了,这一刻我开始真正怀疑自己是否还算是一个男生。身后巨大肉棒在不断的深深的插入我的身体,硕大的龟头带给我的火热和肿胀开始让我迷恋不已。

  「啊……老公……用力……我不行了……瑶瑶要到了」陷入迷乱的我开始淫声浪叫,身体的感觉逐渐开始逼近顶峰。

  「噗噗噗」全身的力气突然被一抽而空,我几乎瘫倒在地,完全是靠着身后那根火热的肉棒支撑,因为我被身后的男人插射了。看到我已然高潮,元嘉愈加兴奋。大肉棒抽擦的速度又快了几分,龟头不断扯动着肛门的嫩肉,又不断插入肛门深处。

  「快,翘起屁股」说着又是啪的一声轻拍。

  我听话的努力翘起圆臀,感受着几乎膨胀到了极致的大肉棒,突然死死的顶住我的屁股,像火山爆发一般,一股股滚烫的白浊精液喷入我的肛门深处。元嘉不停的挺动着肉棒,一边喷射一边在我的肛门来回抽动。当最后一股精液喷射完毕,肉棒抽出,一缕缕的白色液体顺着我的左腿缓缓流下,我再也无法支撑,整个人歪倒向地。这时,一双大手从身后把我扶起,将我侧身横抱,放到床上。这时我的双腿还隐隐颤抖,因为高潮的余韵身体一片潮红,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等到醒来,元嘉已经走了,桌上留着字条,上面压着一瓶药。

  「家里有急事,我先回去了,小骚货,今天够满足了吧。」我似乎看到元嘉的淫笑。「桌上的药是好东西,记得吃,每天一粒,我花了很多心思找来的,对你身体好。」「这是什么东西」鬼使神差的我居然信了,打开瓶子吃了一粒,甜甜的,没什么特别。在等待成绩和通知书的日子里,元嘉跟日常一样,每天都会和我厮混一番,而我也渐渐习惯了穿着女式内衣,穿着裙子,穿着高跟鞋的生活,开始尝试留长头发。甚至开始如果哪天没有被精液滋润,就会觉着肛门痒痒的,我想我真的是沦落了。这样的日子大概持续了一个月,7 月的一天,我正在家对着镜子又喜又忧。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发现我开始发育了,就像青春期的女孩子一样。臀部大了一圈,可能因为很少运动了,肌肉松弛了很多,屁股弹性也大了许多,头发出乎意料的长到了齐耳。最为重要的是我的胸部不知什么原因已经有了明显的凸起,丝毫不亚于一般发育了的女孩子。一测量,结果让我瞠目结舌,我已经有了B 罩杯的胸围,一定是元嘉这个混蛋,给我吃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转念一想,这其实不正是我想要的嘛,且再试试。

  正在发愁的当口,元嘉打来电话,叫我陪他去踢球,我嘟嘟囔囔了几句还是答应了,开始打扮起来。不一会,镜中出现一个清秀的少女,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略施淡妆,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皮肤白皙,薄薄的双唇配上粉嫩的唇彩娇嫩欲滴。一头黑色齐刘海直发垂至于半腰,修长的大腿穿着一条黑色及膝的A 字窄裙,上身一件白色泡泡袖的公主衬衫,布料紧贴,隐约透出内里黑色蕾丝的内衣,胸部在文胸聚拢下耸起,一双长腿穿着超薄的黑色丝袜,脚上穿着8 公分的黑色露趾凉鞋,纯真的气息却又带着一丝诱人的魅惑。我转了几圈,还算满意,看看时间,差不多该去了。

  「嘟嘟」,刚下楼,就看到元嘉骑着他老爸的摩托车,淫笑着看着我,我脸色微微一红,快步走过去。

  「哇,老婆你好漂亮啊」「谁是你老婆,少套近乎」「别啊,都老夫老妻的」他低头凑到我耳边「瑶瑶,想不想我的大鸡巴,大肉棒」「去你的,找打呀」我不禁恼羞成怒,拿起包向他砸去。可是心里却是遐想万千, 1个多月了,我和元嘉厮混了无数次,不知多少次被他灌满了精液,连内衣都几乎只穿女式的。
  「哈哈,我们走吧」因为穿着窄裙,我只能侧坐在后座上,一路上,元嘉大呼小叫,惹来路人频频瞩目。

  踢球的地方不远,一会就到了,元嘉上场了,我只能百无聊赖的坐在场下,偶尔给他递上一瓶水,尽尽女朋友的责任。

  一场球罢,元嘉边换着衣服边跟我说「来我家吧,今天我爸妈都回老家了。」「去你家干嘛,不去,我要回家」「别,瑶瑶,我有话和你说」「什么话不能现在说」「好吧好吧,去就去」。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